<button id="ec93l"><object id="ec93l"><input id="ec93l"></input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span id="ec93l"></span>
      <th id="ec93l"></th>
      <li id="ec93l"><acronym id="ec93l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<button id="ec93l"><acronym id="ec93l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回首弧生奇境>競技網游>被死對頭發現我不舉后 > 被死對頭發現我不舉了
          海城郊區,天色近晚。

          五月中旬,已經過了立夏,雖然還不算太熱,但氣溫也突破了30度。

          李文旭穿著一身黑,長袖長褲捂得嚴嚴實實,戴著頂黑色棒球帽和黑色口罩,鼻梁架著一副黑色墨鏡。他本意是想要低調,只不過低調過分了,反倒引人注意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介紹這醫生,靠譜嗎?”李文旭走在鄉村的羊腸小道,躲著四面八方打量的目光,捂著手機小聲打電話,得到對面對天賭誓的回答后心里也還是不踏實。

          這倒真不能怪他心理素質不行,任誰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突然不舉了,也沒辦法做到心平氣和。這兩個月他跑了不少醫院,各項檢查也都做了,得到的結果都是正常。各種藥吃了一堆,可他的小兄弟還是一點反應沒有。

          愁眉苦臉地聊了幾句,李文旭匆匆掛斷了電話,跟著導航定位七拐八繞走了一段,才到了目的地。

          一棟不起眼的農家小院,木頭扎起的籬笆墻,爬滿了姹紫嫣紅的薔薇花,總占地雖然不小,但里面多是一塊塊的田地,種的也看不出是菜還是草藥,房屋也就兩三間。

          李文旭再次看了下定位,確定自己沒找錯地兒。他沒有立刻進去,而是站在小院門口點了支煙。

          這些天各種中醫偏方秘方也不是沒試過,甚至求神拜佛都試了,可他的小兄弟就是半點反應沒有。本來他就打算放棄治療了,再這么折騰下去,病沒治好,他不舉的隱疾卻要傳出去了。

          直到昨天,他開的寵物醫院來了個客戶,當時他正在吃藥,那客戶一看,就說:“這壯陽藥不行,沒效果?!?br/>
          李文旭汗毛差點炸起來,他為了保密,已經把藥瓶子換成維生素的瓶子,卻沒想到還是被人看了出來,當即心虛反駁道:“你怎么知道這是壯陽藥?你是醫生???!”

          客戶十分真誠道:“我陽痿,這藥我吃過?!?br/>
          李文旭沉默了,他沒想到有人能把陽痿說的這么理直氣壯。

          客戶頗為得意的比了個大拇指:“ 嗐,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沒治好的時候才是隱疾,我現在可是這個!”

          李文旭心里天人交戰,最終還是沒忍住打聽了幾句,得知他是找的一個私人中醫看的,便要了醫生的地址和聯系方式,決定再試一次。

          一支煙的時間,李文旭給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設,最差也不過就是沒有效果而已。他滅了煙頭丟進垃圾桶里,摘下墨鏡掛在衣領口,按了門鈴,不多時,便有穿著新中式茶服的小護士過來開門領他進去。

          “陸炬陽!你把我誆過來,就是為了讓我幫你接待病人?”

          房間里擺了幾排藥架子和一張紅木桌,陸逸斯拿著手機一臉怒容,他的面容整體偏東方,只一雙眼睛是藍色的,此刻深邃湛藍的眼睛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大海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小子,怎么跟舅舅說話呢?”電話那頭的陸炬陽嘻嘻哈哈,絲毫沒有坑了外甥大老遠過來當苦力的愧疚,“我這不是臨時有約嘛!就一個,資料我放在桌子上了,你用心點給人家看,別砸了我的招牌!”

          話說完也不管陸逸斯是什么反應,匆匆掛了電話。

          陸逸斯對陸炬陽的離譜行為已經見怪不怪了,畢竟一個教幾歲小外甥治療不舉,補腎壯陽的醫術的人,怎么想也不會是個靠譜的人,他只氣自己蠢,被忽悠這么多次還是不長記性。

      <button id="ec93l"><object id="ec93l"><input id="ec93l"></input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<span id="ec93l"></span>
        <th id="ec93l"></th>
        <li id="ec93l"><acronym id="ec93l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<button id="ec93l"><acronym id="ec93l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激情内射亚洲一区二区三区爱妻